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2012年4月Facebook 宣布以十億美金收購 Instagram 以 2022統計來看,社群媒體巿佔率中臉書佔比62%,第二名Instagram 17%。時至今日 Instagram 月活躍用戶已經由從2013年由 9000萬攀升至現在10億的數量。手上握有前兩大社群的META,連同蘋果,GOOGLE,亞馬遜在稱為科技巨頭(Big Tech)。 以營收為目的,公司不努力賺錢怎麼對投資人交待呢,為什麼各國紛紛祭出反壟斷手段來為這幾家公司上緊箍咒呢? 以 2007-2015年間來對比標普 500公司的稅率大約在 27%,蘋果17%,Google 16%,亞馬遜 14%,而臉書的稅率是 4%,連二位數百分比都不到,實在是獲利豐而責任輕。 另外一方面,科技巨頭提供的就業機會數字,也不見得好看,能替他們在社會責任的議題上提供好的辯解。 以民生消費通路為主的電商平台亞馬遜擁有 44%的巿佔率,一年提供了50萬個就業機會,對比另一實體通路沃爾瑪的 230萬數字,實在是無法抬頭挺胸。而稅收貢獻方面,沃爾瑪 640億美元的數字更是海放亞馬遜幾十公里外。 難怪巨頭們為自己的產業盡心盡力築起高深護城河,一點點好處都不落入他人之手。 2022年4月新聞:還嫌30%蘋果稅貴,Meta VR平台下手就是五五分! 平台商坐收買路財的行為早已不是新聞,蘋果及Google的安卓收取高額平台服務費用外,還有各種手法踩下這些付費的童養媳,獨厚自己親生的Apple Music,Apple Book,造成不公平競爭。 產業缺乏競爭的環境之下,消費者遲早變成商業大亨的奴隸,因此各國在反壟斷的作為上力度愈見強勢,經濟要有前進動能,勢必要創造競爭的環境。
最近的文章

鎌倉時代一隻飛奔的箭 畠山重忠

畠這個字中文發音是「店」意思是旱田的意思, 畠 はたけ 山重忠鎌倉幕府名臣,不見得多麼出名, 但顯然三谷幸喜頗為喜歡這位像貌不俗為人正直的武將, 找了中川大志來演,還為他寫了不少歷史橋段。 做為源平合戰的眾將領之一,劇情拉到壇之浦合戰時, 源義經打算不顧所謂的武家規則,要先殺了負責操控船支的漿手柁手, 這下聽到的隊友都遲疑了,雖說坂東武士比不上 都城的平家名門武將,重視各種在武家教育的規則與綑綁, 但是這種勝之不武的手段,坂東武士們還是一時間下不了決心。 這時重忠在電光火石間認同了主帥義經的想法, 搭上箭弓發出了第一隻箭,幾個小時內,平家海軍瓦解, 三神器及安德天皇沈入這個古戰場的海底, 為鎌倉幕府射向時代的第一隻箭。 #城池 琦玉縣 菅谷館 #武藏國

百年孤寂

百年孤寂的確不好讀,許多手法在馬奎斯的驅動之下, 錯綜迷離,讀著讀著就在魔幻森林裹看不到路。 一個沒預期到的副作用出現了,同時在追的韓劇 「海岸村恰恰恰」開始出現 -沒辦法吸引眼球超過十分鐘-的現象, 習慣走迷宮的人走不了直線。

京都 Westin 佳水園 2014

           現在可以去京都,想做的十件事  佳水園          去年 在世界疫情發展之時  在台灣還算靖平之際 想的自由        2014的冬天住的佳水園 月之間的空間        已經消失在重新開幕的佳水園之下 2020        數寄屋式的房間 狹小 幽暗 那種期待想像寄托的精神美好        已經被篩選出一種 實現在中村拓志的版本裹        其餘的 其餘的 其餘的 就各自帶回腦海存放在你的心裹

五条附近連google map都找不到的小小咖啡館

店裹大概只有三個客人,看報紙抽煙喝咖啡,對我投來好奇的眼光。 五条是住商混合區,觀光客不多,尤其在早上八九點,多數的店家都還沒開門做生意。 推著小孩的外國主婦出現在抽煙咖啡館  比穿著藍白拖阿逗仔吃蚵仔麵線還要詭異。 既不是預定行程也不是突然發現懸念已久的名店,我在門口猶豫許久。 經過前晚一夜的疲憊  我需要一杯咖啡來繼續旅程,而這家店就在轉角。 對於散落在京都小巷弄的咖啡館  儘管毫不起眼,卻是陌生裹的溫暖存在。比起堅持多得令人肅然起敬的名店老店,咖啡館可愛又可親。 喝完咖啡   起身走向櫃台,109辣妹打扮的店長收了錢道謝。 下次走進這家店,我要學抽煙大叔一樣,把報紙夾在腋下錢放在桌上,然後精神的說聲謝謝招待瀟灑離去。 第二次來的話  可以自封熟客了吧~

四月之後 日本迎來的是什麼

站在天滿宮的窗口前   比起前幾次都冷清 去年  安倍的第一支箭  換上麻生  日圓重貶 攪動暮氣沈沈的經濟 日本網購的價格狂跌   就算沒去日本旅遊  照樣花日幣 一班一班的飛機載去握滿現鈔的觀光客 目前日本各項經濟數據比預期漂亮(這些數據如果給台灣不知多好) 但是日經不漲 進口物資漲在先   出口美金報價不跌 因為日商公司並不想降價衝業績反而希望把利潤留在口袋 更因為四月消費稅的上路  預期會有新一波的瘋狂購物潮 而接下來的是跳水般的消費負成長 三月過完   第三隻箭就要出發  至於能不能射中紅心 經濟巿場自有方向

用瓦斯 來煮飯

學會用瓦斯煮飯,是在小小時候停電的 颱風天,只要用大火煮 10 分鐘轉小火收乾水,等呀等就會有一鍋白米飯,配鰻魚罐或大茂黑瓜,在燭火中也吃得開開心心。直到幾年前,瓦斯煮白飯我一向維持這個姿勢。有時會有鍋鈀,大部份時間是賣相口感還不錯的白米飯。 去年看到一位日本的陶藝家煮飯方法,有點受到啟發。他的方式是開始小火煮個十 分鐘,然後一口氣開大火燒乾。試了幾次真的還不錯,尤其在用原來的方法時,用了不同的鍋子水量米量的亂試,對定量的掌握是進步了,但是這些進展對煮出來的飯沒有太大的差異,大約就是上下百分之五皮笑肉不笑的改變吧!果然是陶藝家對泥土之器瞭解。 可是在這個這程之中,少了一塊很重要的拼圖,就是專業廚師的見解。終於最近在小山裕久 的書看到了非常有見地的陳述。 練功並不是拿到秘笈就成高手,只是入門開始。 非執著於瓦斯爐煮飯,只是我們一般主婦在練習的過程中,唯一可以不斷增加經驗值數量的,就是那鍋每天要吃的白米飯啊! 在把曬乾的白米泡水還原,加熱成白飯的過程,練習的是一次次溫度跟食材的探戈。